新西兰男子故意朝人咳嗽,惹女总理飙脏话怒怼:有些人就是白痴


4日,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世界卫生组织应当牵头,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,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。

“佛罗里达的海滩上挤满了放春假的大学生、纽约居民挤满了地铁车厢、路易斯安那州的一所教堂继续接待数千人……”BBC描述道,“在全美各地,有无数的例子表明,美国人没有听从公共卫生专业人士的呼吁,避免密切的社会接触。”

为此,医护人员和一些民众在社交媒体发布以“#GetMePPE”(让我得到个人防护设备)为标签的话题,呼吁外界防护设备。

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3月20日报道称,美国官员称,情报机构在1月和2月曾多次发出机密警告,称新冠病毒可能导致全球危机。然而特朗普政府非但对威胁不予重视,还作出了一系列适得其反的“神招”。

不过,也有人对这种检测的准确度持怀疑态度,在Peter Antevy推特留言中,一位网友说:“我的理解是,对于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,IgG分析的特异性并不是很好。我会谨慎使用(该工具的结果),因为许多人的IgG谱系都很宽泛(并且该条色带不太亮。)”

刘季高也3月23日也表示,距离美国疫情的高峰期还早,因为大多数人还没有被真正被筛检出来。

“美国在1至2月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,但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,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,直到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窗口期,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。”杨功焕对澎湃新闻表示。

医疗资源短缺,卫生系统压力大

3月28日晚,福奇接受CNN采访时表示,美国大概会有上百万人感染,而死亡人数可能在10万至20万。但特朗普在第二日的疫情发布会上却表示,如果政府“不作为”,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可能高达220万。

2个月确诊27万人,美国疫情何以至此?澎湃新闻梳理了美国疫情暴发以来的发展脉络和关键问题。